一前一后,何恒与骶非玄围杀着只剩元神的别刹罗。

    “哼,这一番是老夫栽了,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吃定了老夫!”带着一抹不甘,别刹罗不知用了什么神通,元神刹那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何恒没有过多奇怪,修到洞真境这个层次,哪一个没有什么后手,更何况是别刹罗这个死而复,明显有所机遇的人。

    要想杀死一个洞真境,可远比击败一个洞真境难太多了,昔日在黑山世界,天帝集合造父之龙与末日战狼之力,实力直逼纯阳,也不过是打算驱逐何恒,没有想过杀他,只因这个层次生命力太强。

    肉身破碎尚可滴血重生,元神要炼化也需要许多力气,而对于洞真境强者而言,纵然形神俱灭,只要一点灵识尚在,也可重塑形神。

    想真正斩杀一尊洞真境,除非事先有所准备,否则几乎不可能,更何况别刹罗这等洞真境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转念看向远方正在远离的鸿蒙紫气,何恒急忙上去抓住它,一入手,顿觉一股奇异力量涌上心头,让他对玄之又玄的“道”之境界有所顿悟。

    “的确对悟道大有益处,不过似乎还另有一种功用,尚待研究。算了,先去看看姒少言那边吧。”收起鸿蒙紫气,何恒快速回转姒少言与猩红身影的神秘人交战之处。

    “什么,居然是你回来了,也就是说别刹罗失败了?”察觉到何恒的回归,正在与姒少言对峙的神秘身影顿时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何恒淡淡道:“别刹罗已经被我斩去肉身,元神不知遁向何方了,法无天,你不想被我与姒兄联手斩下,还是快点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算你厉害。”神秘人法无天冷哼了一声,立即跳出与姒少言的战圈,猩红的双目冷冷凝视着二人,心中思量道。

    “姒少言此人神秘莫测,我刚刚与他搏战许久,不过勉强拼个平手。而何恒他即可斩别刹罗,肯定也不容小觑,现在我孤身面对他们二人,肯定会吃亏,不如暂且退去,替别刹罗重塑肉身,再请示主上,决定后续动作。”

    就在法无天准备离开之时,一道猥琐的身影走向这里。

    “是你,巫门此次的两个洞真境强者之一!”双眼一眯,何恒凝视着走来的阎尸,对于此人,他有所印象,一来是他表现的实在不像的一个洞真境的强者,二来巫门向来神秘,传闻中的巫术更是诡异,不得不让人忌惮三分。

    “阎尸见过三位。”枯瘦的脸上带着猥琐阴沉的笑容,怎么看怎么别扭、恶心,阎尸自己却是仿佛不知道自己多么难看,反而谄媚的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“道友好!”何恒对他点了点头,姒少言双眼禁闭,沉默不语,法无天却是冷哼一声,没有理会他。

    阎尸没有在意,笑容依旧的看着三人,抱拳道:“三位似乎刚刚有些矛盾?不过我等是什么身份,都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强者,千万要注意形象,不可斤斤计较。所以依阎某来看,不如大家握手言和,交个朋友如何?对了,还未请教三位名号?”

    何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笑道:“名可名,非常名,我辈修道之人,哪里需要什么名字,我辈皆是无名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道无名,好修为,好心境。”阎尸点头赞道,然后话锋一转:“只不过相互超乎还是需要一个名字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姒少言轻笑一声,上前道:“名字的确是用来称呼的,不过朋友只要交心就可,哪需要这些表面东西?阎尸道友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,是我修行不够”面色一僵,阎罗急忙点头,然后目光看向一旁的法无天。

    “本座的名号岂是你可以知道,给我滚。”一声厉喝,法无天冷眼瞪了他一眼,浑身露出杀气。

    阎尸脸色顿时僵硬。

    他不知,刚刚在何恒与姒少言手上吃了亏,大感脸上无光,法无天原本心情本就不好,心中恼怒难以抑制,再看见阎尸的尊荣,心情自然更加不好。又觉阎尸必没有什么本事,不怕得罪,当即把心中无名之火发泄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骂了一声之后,法无天感觉心情好了许多,当即冷看了何恒二人一眼,哼道:“等着吧,下次见面,本座必讨今日之耻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没有这个能为。”何恒淡笑以对,眼神中散发强烈锋芒。

    不再多言,法无天当即化作一道虹光遁走。

    何恒看了姒少言一言,然后对阎尸抱拳道:“我们还有要事,就先离开了,道友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道友留下名字再走啊!”阎尸叫道。

    姒少言轻笑一声:“若是有缘再见,你会知道我们的名字的。”

    不待阎尸继续追问名字,何恒二人已然消失在这里。

    看了看何恒二人离去的方向,阎尸面色阴沉,再看向法无天遁走法相,双瞳更是杀意涌动。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人可以羞辱我而不付出代价,刚好你落单了,就先解决你吧。哈哈哈哈,话不虚传,言名必死!”喃喃狂笑着,阎尸追踪着法无天的气息,走向远方。

    一处河边,何恒与姒少言屹立着。

    “刚刚那个阎尸,很诡异。他问我们的名字的目的,恐怕不单纯。”何恒郑重道。

    姒少言点了点头:“巫门的巫术诡异无比,向来防不胜防,名字可能就是某种特殊巫术施展所需,还是不要在他面前说出为好。如果我估计没错,这种类型的巫术是需要自己亲自说出名字才有效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他应该是清楚我们的名字的,却装作不知,想来是故意让我们自己说出。”何恒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姒少言道:“我曾听说过,所谓的巫术,最为诡异的部分是一些因果巫术,只需要特定的因果,如名字、生辰八字等等,就可杀人于无形。除非是纯阳真仙,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初步有摆脱因果力量的束缚,否则根本防不胜防。”

    “巫门,的确是神秘!”何恒轻轻一叹,手里出现一道紫芒,“现在,还是先研究一下这鸿蒙紫气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