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秦羽和张小飞还有林晓蕊都觉得没什么事情了,要离开的。可是苗女这时候竟然说是要嫁给张小飞。这让他们几个人都发愣了。哪里有这样的人啊,竟然说是现在要嫁给张小飞。

    这不是扯淡么。张小飞也是马上的解释。但是苗女说了自己的身体被看了之后,那就必须要出嫁。不然的话,那自己就是破坏了苗族的规矩。

    但是张小飞什么都没看见啊。是那群的大夫和护士看见的,要不把他们都喊来,让苗女随便挑选个人出嫁得了。但是苗女就是觉得张小飞救了自己,还拿了自己的衣服。甚至还有自己的贴身衣服。这个张小飞就必须要娶了自己。

    张小飞是没办法了。秦羽想了想道:“这样吧姑娘,你说你家人在哪里吧,我365体育备用网址365bet官网你家人,让你家人来照顾你也样吧。”

    秦羽也是觉得把张小飞留在这里太危险了。因为指不定那个凶手说不定还会来找苗女麻烦的。

    可是苗女摇了摇头道:“我没有父母,我小时候他们就打猎死了。而我是我们苗族的族人把我给养大的。而现在既然要嫁给他,那以后他就是我的家人了,自然是他来照顾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秦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不管是怎么说,这个苗女就是要嫁给张小飞。秦羽无奈的看了看张小飞。

    张小飞现在又把门给关上了。可不能让外面的人听见这里的谈话。既然秦羽在这里,他自然是没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个苗女还身受重伤,更不可能怎么着自己。他就硬着头皮说道:“姑娘,如果我不娶呢?你总不能抢婚吧?”

    张小飞这话,本来说的很严肃的。但是林晓蕊听,噗的声笑了出来。自古以来听说过男人抢婚,还没听说过女人为了男人抢婚的。而且这个苗女还这么漂亮,张小飞还长得相当般。

    按理说张小飞可是捡了大便宜了。这么好的个姑娘,甚至都没被别的男人看过身体,这现在这样的姑娘可是不多了啊。多么的干净个女孩子啊。

    苗女摇了摇头,眼神和脸色开始冷淡起来。她静静的说道:“如果我们苗女被看了身体,而男人不娶我们的话,那我们就会想尽办法,杀死这个男人。这样就代表的全世界没有人看过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苗女这话说出来。秦羽和张小飞,还有林晓蕊,脸色都相当的难看。张小飞个机灵的躲在了秦羽的身后。他漏出来脑袋道:“你们怎么这么霸道啊。关键是,我还没看过什么东西啊。你本来就没有被别人看见,你根本不能杀我啊。”

    秦羽也是觉得这个苗女有点过分了。自己绝对不能让张小飞受到这种的危险的地方。他眯着眼道:“姑娘,我的朋友的确是没看过你。但是你这是强词夺理了。如果你执意要这样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秦羽边说着,突然手里滑出来了把飞刀。他就准备了,实在不行,直接解决掉这个苗女算了。省的张小飞以后老被这个苗女惦记着刺杀。

    苗女看秦羽拿出来了飞刀。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:“那你问问你的朋友,他有没有碰到我的贴身的衣服?”

    被苗女这么问。秦羽尴尬了。又转头看向张小飞。张小飞很恼火的说道:“不全是因为你么。你非逼着我拿她的衣服。结果她的那件粉色的内衣掉地上了。我不捡起来怎么办?这可不是有意的了。”

    张小飞这么说,算是彻底的承认了。但是张小飞很委屈啊。因为苗女的内衣掉下来的时候,自己是真的没办法了。只能是去捡起来了。但是没想到,这竟然成了自己的错了。

    苗女马上说道:“你也听见了。你朋友既然碰了我的贴身内衣,这就是必须要娶我的。就算是你们汉人,难道女人的内衣就可以随便让男人们碰么?更何况我们苗女是很注重这些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被苗女这么说,秦羽是真的无语了。无奈之下只能是收起来了飞刀。苗女说的不错,就算是汉族女孩子,那内衣也不是随便让哪个男人碰了呢。

    可是张小飞却说道:“那不样,我们汉族的女士内衣,卖内衣的,设计内衣的,甚至是工厂设计内衣的,全都是大把的男人在干。穿在女人身上之前,指不定被多少个男人给摸过了呢。所以这根本不样,只是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张小飞这话说出来。本来是实话,但是旁边的林晓蕊听见这话,非常的恼火。怎么听着好像是自己穿的内衣也是被好多男人给摸过了呢?想到了这里就很想吐。

    现在恨不得马上脱掉。但是自己还在大庭广众之下。只能是对着张小飞脚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小飞哎呀了声,瞪着林晓蕊道:“小蕊你疯了,你踢我干嘛啊?”

    秦羽也纳闷了。林晓蕊这是哪头的啊。怎么突然对张小飞发火了呢?

    可张小飞脸色绯红的瞪着张小飞道:“你说踢你干嘛。看你刚才说的那是什么话。我也是汉族女孩子。你这话明显是在骂我。”

    林晓蕊这话说出来。秦羽算是明白了。张小飞这话,说的的确是没错,但是得罪的人不少。林晓蕊不发火才怪了呢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不是在说你了。我只是说我们汉族的人。哎呀,我也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张小飞边捂着被林晓蕊踢的地方,边辩解的道。

    但是林晓蕊更是恼火的道:“你再说,再说我还踢你。”

    张小飞马上的摇头道:“我不说了不说了。我错了,错了。”

    而床上的苗女好像根本就没看见这些。她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秦羽道:“怎么样?你们汉族女孩子都受不了这些,为什么我们苗女的女孩子,要不在乎这些,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苗族?”

    苗女这话,把大帽子扣在了秦羽的脑袋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