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为帝国七大公爵之一,更何况里奥卡德大公还是其中实力较强的那个,即然他都发话了,此时在场众人,也是在尽皆点头的同时表示收到,

    而随后自有附合之人恭手说道:“里奥卡德大公教训的是,虽然这一次,我们都没想到对面这弗顿玛尔和泰尔瑞斯两人,除了已知三个半神级生物强者之外,手中竟然还握有如此强悍的军团,但是想要从我丽贝卡帝国身上捞取好处,他们显然是被欲望撑破了野心”

    此时又有一人颇有些愤恨的说道:“不错!这两个家伙仗着兵力不俗在本区域嚣张也就算了,现在竟敢挑衅我丽贝卡帝国!好在从最近的情报来看,除了林纳斯大公即然赶到之外,另外还有几个帝国的援军业已将至,到时我看他们还往那里逃!”

    可以看出此人虽是侯爵,但其实力应当也算不错,因为在听了他的这番话后,此时在场众多大多也是附合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之前那位艾丽克女公爵却是在冷笑一声后说道:“刚都还在说库尔塞大人不懂战事,现在自己却开始夸夸其谈了,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战事,没有砍下对方主帅的脑袋之前,都不要把自己想像成胜利者!还有任何时候,不要把自己的失误转嫁给别人!三个半神级生物强者即然早已出现,我们之前还在臆想着对方没有精锐军团,这本身就已是一个失误,如果你们到现在还抱着这种幻想的话,那我们这场仗就不用打了”

    相对于里奥卡德公爵而言,这位女公爵的话显然很是不客气,但是了解这个女人的性格,再加上她的显赫身世,在场众人也只好连连恭首称是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刻气氛转为严肃之下,身为主帅的库尔塞大人业已离开,所以这场会议也是在又继续了一会之后便草草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也正是因为他们这些人的避战,所以除了李然与弗顿玛尔的大军之外,其它各个帝国也是收益满满,连带着对于这两人的态度,也是较之前明显有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不能说他们是唯利是图,因为在李然看来,这在帝国之间本就是亘古不变的利益关系,虽然不在乎他们私下送来的部分好处,但对于他来说,最起码指挥他们起来顺手了许多。

    所以借着这股势头,李然也是找来了弗顿玛尔,在与其商量之后决定主动出击,随后兵分数路缓缓压了上去,大有与丽贝卡汇合的大军决战的架式。

    虽然在心理上,这些帝国君王以及一众贵族们,或许还有些不情愿,毕竟就丽贝卡帝国整个南部区域来说,此刻这里仍剩有许多城市领地未能全部清理,再加上他们的领主,可能早就已经逃跑了,去了之后说不定不费吹灰之力,便可获取惊人的利益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此刻,这些帝国的君王与领主,却也是丝毫不敢因为自己,而耽误李然与弗顿玛尔所部署的整个计划,所以除了积极响应号召率领军团赶来之外,在各个方面也是表现的非常积极。

    好在随后他们也是发现了,除了调用了部分自己部分精锐军团之外,在这一路沿途之上,基本上所有比较难打的战事,包括几个军事隘口的大型战事,也都是由这两人所率军团解决的,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“塞丽亚亲王,此事就麻烦你了”随着快要临近丽贝卡的几大集结地,这天晚上,位于中军大帐内的一处帐篷之内,看着由魔法影像幻化出来的一个女性精灵,李然微笑着的说道:“事成之后,我与弗顿玛尔大人在此恭候您的归来!”

    可以看出,此时这座中军帐内,除了说话的李然与旁边的弗顿玛尔之外,唯有夏候贲与不知何时伤愈归来的阿皮乌斯,至于帐外则守卫森严,甚至在这些侍卫之中,还依稀看到了几位修罗魔王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在听完李然的话后,此时由魔法虚影幻化出来的血腥亲王塞丽亚,此刻也是表情郑重的说道:“大人尽管放心!有你早先分批部署过去的两万精锐,再加上这次与你属下同来的尤塔乌斯与卡图乌拉两位大人,何况还有我的血影卫队,只不过是科尔基帝国一支二十万人的援军而已,胜利是没有问题的,至于其所能逃跑掉的人员数量,则只能取决于他们察觉的早晚罢了”

    虽然语气有些狂傲,但李然却是知道,这位艾罗兰帝国的塞丽亚亲王,之所以能与弗顿玛尔同为传奇人物,虽然在与军团成员交流方面较后者差了许多,但对于战争的理解力,却是丝毫不在后者之下,而之所以敢这么说显然已是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对此李然并没有怀疑,只不过前者在说完这句话后,却是在犹豫了一会后继续说道:“我这里大人勿需担心,只不过在得知尤塔乌斯与卡图乌拉两位大人,包括两万精锐兵力都在我这里之后,离您现在位置仅有数百公里的丽贝卡大军,只怕会尽起兵力前来攻击,还望大人多加小心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这句话,李然不禁冲其微微一笑说道:“你放心吧!我与弗顿玛尔大人早已有所准备,当你那边交战之时,我们这边不仅会刚好拿下一座城池,而且后方运输车队之中,不仅会有大量守城武器赶到,同时还会有一万两千名,早有作好准备的工建兵种!只要三天时间,相信那座城池便会成为一座堡垒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原来大人早已有所准备!”在听完李然的这番话,这位由魔法虚影幻化了来的血腥亲王,此刻也是在恭敬的行了一礼后,表情郑重的说道:“只要大人能够坚守十天,我这里便能带兵赶至!到时自可解大人之危!”

    对于塞丽亚的这句话,李然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,而随后再又聊了几句之后,见构成这位血腥亲王的魔法虚影渐渐模糊,李然也是结束了这种损耗惊人的交流方式。

    没有了魔法虚影带来的莹光,此时此刻,这座中军帐内似乎一下寂静了下来,过了许久突然有一个声音问道:“你相信她?”

    此刻能以这种方式询问李然的,自然就只有弗顿玛尔,而对于他的询问,李然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经过万劫神殿内的那一战,如果说有人真正了解李然的实力,恐怕除了夏候贲等廖廖几人之外,包括大多数的队友也不如这位弗顿玛尔,所以他并没有为此而担心战事的结果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他仍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:“对于战争方面,塞丽亚此人确实没有问题,但是她背后毕竟还是有着一个艾罗兰,而她那个当女王的妹妹,虽然看起来柔弱,但实则却是个极为刚毅且有远见之人,如果她想让艾罗兰成为另一个猎鹰联盟的话,这次无疑是最好的机会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想借着这次试探,看能不能将她们真正的拉过来”见李然仍是没有说话,这位随后也是继续说道:“尤塔乌斯和那只蝎族半神不说了,想必你已知会过你的属下,但那里毕竟还有你的两万精锐,冒这么大的风险值得吗?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李然方才说道:“如你之前所说,托里菲斯那里已在无尽深渊巩固了信仰,接下来你可能要去那里征战获取资源,而我除此之外还要兼顾落日山脉,实在已是分身乏术,即然身边资源不能浪费,我们就需要帮手,而在这些人中,也唯有这对精灵姐妹相辅相成,才能在发展的同时威慑住其它人,所以为了以后的一劳永逸,我们也只好冒这个险了”

    听到李然的这句话,这位弗顿玛尔不禁感叹一声说道:“直到此时此刻,我方才明白我与你之间的差距究竟是在那里,在这个时候仍在为下一步作准备,你这个家伙到底想要什么?还是你在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几句话,这位达尔马提亚帝国的君王,说的还有着一种近乎摆脱了某种束缚的洒脱,但是当说到最后的时候,他的声音却是突然转小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两句小声的询问,他的语气却是异常的慎重,甚至是有些犹豫,包括此刻的李然,显然也是在没有想到他会有此一问的同时,眼神中流露出了一道异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人,你不仅是个很好的盟友与统帅,而且更是一个会看透人心的家伙”过了许久,李然突然指了指上方问道:“能问问你对你这个位面的神明有什么看法吗?”

    “神明?”似乎没想过李然会回答自己,对于李然的应答,这位弗顿玛尔不禁微微一怔,但听到他将对方话题一转到了神明的身上,此刻也是毫不掩饰的说道:“不过就是一些天赋异禀且更为强大的生物罢了,怎么?你不会告诉我,你的害怕是因为得罪过某位神明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