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宁怎么也没想到,他很快就用上了当今陛下送来的‘雷电戟’!

    话说慈云寺住持智通,最近一段时间感觉心神不宁,很有些疑神疑鬼。

    先是官府高手大闹慈云寺,一下子冒出了五位入道级武道高手,就连他都一时难以轻易拿下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中很有些不安,紧接着附近有时有正派剑仙出没,让他心神不宁,几疑有人要暗中针对。

    临时做客的多臂熊毛太,受了当初的官府高手打击,最近也是无精打彩,窝在寺里不敢出门,甚至已经起了离去之意。

    别的不提,毛太手下有一徒弟,本身没多大连入道之境都没到,放在江湖上也就先天中后实力,只是这厮相当好色,每日几乎无女不欢,而且还喜欢祸害良家,浑号粉蝴蝶张亮是也。

    这厮跟着师傅毛太到了慈云寺后,先是跟慈云寺暗中眷养的美女兴那渔水之欢,没过两日就有些厌了。

    实在憋不住心中邪火,他跟师傅毛太打了声招呼,便直接离开慈云寺不知跑哪浪荡去了。

    可结果,粉蝴蝶张亮就此一去不回,无论是毛太还是智通很快反应过来,张亮这是遇到强敌挂了。

    这更加引起毛太心中不安,他连区区一个江湖好手李宁都干不过,要是真有正派剑仙滞留附近的话,他的处境可真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随便来个成名高手,毛太就得跪,他自然不会拿自家小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智通一见大急,一边留人一边直言已经去请三山五岳的同道,到时一同将胆敢在附近游荡,与慈云寺作对的正道中人干翻,并告之邀请的人中也有毛太师傅金身罗汉法元。

    毛太一听自然大喜,师傅即将到来,他自然用不着再担心有的没的,干脆就在慈云寺继续安心待下去。

    不久后,慈云寺来了一位高手,身高八尺开外,大头圆眼,面白如纸,一丝血色也没有,透出一脸的凶光。身穿一件烈火袈裟,大耳招风,垂两个金环,光头赤足,穿着一双带耳麻鞋,形状非常凶恶。

    智通大喜忙叫师兄,而毛太也觉此人面善,急忙出声询问顿时恍然,原来来人乃是邪派新近好手,粉面佛舆德是也。

    原来这厮本是毛太的师兄,同在金身罗汉法元门下。只因那一年滇西的毒龙尊者到金身罗汉洞中,看见俞德相貌雄奇,非常喜爱;又因自己门人周中汇在峨眉斗剑,死在乾坤妙一真人齐漱溟的剑下,教下无有传人,硬向金身罗汉要去收归门下,所以同毛太有数日同门之谊。

    又过几日,金身罗汉法元亲至,还有崂山铁掌仙祝鹗、江苏太湖洞庭山霹雳手尉迟元、沧州草上飞林成祖、云南大竹子山披发狻猊狄银儿、华山烈火祖师的弟子飞天夜叉秦朗等高手纷纷赶来助阵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,飞天蜈蚣多宝真人金光鼎,率领他的弟子独角蟒马雄、分水犀牛陆虎、闹海银龙白缙等纷纷赶来,

    一时间慈云寺群魔毕至,整日里乌烟瘴气好不污糟,将好好一个佛寺弄得跟魔窟一般。

    也是这帮家伙骄狂自大,自以为人多势众无惧正道剑仙,而且小小一个慈云寺难以满足他们的各种要求。

    智通和尚一个不备,还没告戒来人芙蓉城情况复杂,不仅时有正道剑仙出没为地,而且官府手头拥有一批实力相当惊人的高手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这不,多宝真金光鼎,带着手下一票弟子,大摇大摆出了慈云寺,结果在芙蓉城郊外遇到了一个绝美女子,顿时起了心思便要将之掳掠。

    这女子正是许飞娘看中徒弟廉红药,她被突然出现的金光鼎师徒惊住,其父乃是当年威震三湘的小霸王廉守敬,因为得罪了人也厌倦了江湖中人,这才带着独女隐居芙蓉城外偏僻村庄。

    不料闭门家中座祸从天上来,金光鼎带着手下弟子杀上门来。

    廉守敬不过普通江湖好汉,一身实力不过先天中期而已,而且他此时更是年过七十,一身武艺更是退化得不成样子,哪里是一干实力强悍的剑仙对手?

    眼见情况不妙,廉守敬有身首异处之危,这时突然杀出好些个江湖好手,竟是硬生生顶住金光鼎几位徒弟的飞剑攻击!

    来人正是李宁和手下一干外围好手,慈云寺群魔乱舞的事情,他们早就发现并严格监视着。

    只是智通和尚约束得力,这些刚刚抵达的旁门修士没有出来寻事,李宁和手下的外围好手自然不会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多宝道人金光鼎竟然带着弟子,大摇大摆出来掳掠良家女子,他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,直接杀出跟金光鼎和其手下弟子对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,我们是官府的人,识相的话早点滚蛋!”

    手下好手不是吃干饭的,暂时惊退了金光鼎的几位弟子后,立即亮明身份想要把人吓走。

    可惜,效果却是适得其反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,我道是什么人如此嚣张,原来不过是官府走狗!”

    金光鼎一听顿时乐了,嗤笑道:“什么时候官府的走狗这么胆大,竟然敢跟大爷炸刺了,真是不知死活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师傅,估计是这几个官府的走狗见那女子漂亮,想来个英雄救美呢!”

    “瞎了你们的狗眼,也不看看我师傅是谁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“师傅,不过几个官府小喽罗罢了,随手打发就是用不着跟他们罗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金光鼎的几位弟子一个个哈哈狂笑,根本就没将李宁等人放在眼里,一各个神态狂妄说话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把这些碍事的官差全部做掉,手脚利索点别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凶人就是凶人,金光鼎一开口便是将人全部杀掉,根本就没将李宁等人放在心上,他手下的弟子也确实有这样的能耐。

    咻咻咻……

    数把寒光闪闪带着凌厉剑气的红芒突兀升起,而后化作闪烁光芒从空中电射而至,在场也只有李宁看得清楚,红光之中是一把把闪烁火红光芒的飞剑!

    “弟兄们小心,那是飞剑不要硬碰!”

    李宁脸色大变,二话不说掐碎了手心藏着的符文,顿时一套黄光铠甲套在身上,周身气息大变一身实力直接冲入了入道之境。

    身子猛然腾空而起,双手化掌连番飞舞,顿时方圆数十丈区域突然云雾升腾,将手下一干好手身形遮掩。

    咦!

    金光鼎惊咦出声,没想到眼前的官府喽罗还有这么一手,只是区区云雾怎么可能拦得住飞剑攻击?

    只听叮叮之音不绝,翻滚的云雾中突兀传出几声惨叫,李宁愤怒的咆哮格外刺耳,然后梳道红芒犹如利刃切豆腐一般,上下纵横左右驰骋,将一片云雾瞬间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区域。

    李宁身披黄光铠甲的身影若隐若现,只见他双掌上下飞舞,竟是凭借一双肉掌与数道红芒飞剑斗得不相上下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咦!

    金光鼎再次惊咦出声,其门下数位修炼有成的弟子却是脸色大变,感觉在师傅面前丢了大人,顿时法诀一掐体内法力犹如滚滚洪流激荡而出,那几把与李宁激斗的飞剑陡然红芒大盛,突然威力大增逼得李宁手忙脚乱好不狼狈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,金光鼎突然伸手一指,喊了一声‘着’,口中突然飞出一道耀眼红芒,犹如雷霆电闪瞬间射至李宁跟前,毫不客气一剑将其身上的黄光铠甲轰碎。

    李宁顿时如遭雷击,浑身连连颤抖身子犹如断线风筝难一般倒飞了出去,脸色青白交替显然已经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匡当!

    一直背在身后的条形木盒摔落在地,一杆寒光闪烁的方天画戟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李宁心惊之下猛然向后撑手支起身子,手掌正好按在掉出的方天画戟冷冰冰的枪杆之上,顿时心头一凛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数道红光飞剑,此时却是在各自主人的操控下,犹如风驰电掣般飞射而来,好象要将他穿上几个大血窟窿一般。

    死亡气息扑面,此时李宁脑子一片空白,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京城使者的声音,只要大声喊上一句,手中的方天画戟将发挥无边威能!

    尽管他心中对此不怎么相信,可此时死亡临近他也顾不得那么许多,猛然翻身而起,双手抄起方天画戟怒眼圆睁大声怒吼:雷!电!戟!

    突然,精钢打造的方天画戟表面浮现一层紫光,一道道扭曲符文漂浮其上,突然雷电劈啪之音作响,无数电射雷光闪耀,犹如薄雨倾盆一般朝四面八方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视线之中一片耀眼电光雷芒!

    这一刻方圆百丈一片刺眼白芒,无数电射雷光劈啪炸响,将那几把红芒飞剑直接炸得粉碎,同时顺着冥冥中的感应直扑金光鼎还有他手下几位徒弟所在。

    啊啊啊……

    电蛇雷光何其迅速,不等他们反应过来,飞剑瞬间被毁已是受伤,等到弥漫方圆百丈的电蛇雷光临身,更加恐怖的打击伤害出现在他们身上,周身皮肤甚至都发出焦糊之味……